中文版 | English
學校新聞
【春之戰歌?同心抗疫】多想給你一只N95口罩
日期:2020年02月13日     作者:程瑛    来源: 就业指导中心    点击数:

新型冠狀病毒肆意蔓延,電視、紙媒、微信、QQ等,每天都傳遞著大量的疫情信息。一段視頻撞入我的視線,穿著白色工作服的女醫生聲音嘶啞、低沈、急促而又焦急:“大家好!有沒有N95口罩啊?我們科室一個N95口罩也沒有了!一件防護服也沒有了!護士長感染住院了,科室兩個醫生在咳嗽,我今天也開始咳了……”伴隨著話語裏的一陣陣咳嗽聲,我的心緊成了一團。

我馬上想起了姐姐,她是感染科的醫生,這次主治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疾病,她們醫院缺不缺口罩和防護服呢?在家人的印象裏,醫生是最辛苦的職業,從來沒有節假日的概念,只能倒班休息。姐夫是外科醫生,姐姐是內科醫生,長年累月忙忙碌碌、加班加點,很多次家庭聚會、出遊的活動,缺席的多半是他倆。這次碰上突然爆發的疫情,他倆更是難得有片刻休息,尤其是姐姐,直接面對新冠病人,複雜而又危險,讓一家人擔心挂念!

臘月二十七,回到應城和父母一起吃年飯。醫院裏,病人依舊很多,姐姐、姐夫還是下不了班,滿桌的菜肴,熱氣漸散,實在不能久等,只能舉杯開始敬酒。第一杯,不敬父母,敬醫生!敬姐姐、姐夫!敬最可愛的人!我們一家人起身爲他們幹杯,希望他們平平安安!晚上近10點鍾,一臉倦容的姐姐正准備休息,科室主任打來電話:“又接了5個病人,忙不過來了,快!趕快來科室幫忙!”口氣斬釘截鐵、毋庸置疑。姐姐嘟哝了一句:“我都上了一天班了,明天又是一天門診!”,說著還是一陣風似地走了。

姐姐回到家裏,已快轉點,她直接鑽進了被窩。第二天清早7點起床,趕去上門診。

我好奇她的工作,悄悄溜到感染科住院部,在門口就被攔住了,窗子裏面晃動著醫護人員的身影:穿著防護服,戴著防護帽、護目鏡、大口罩,全副武裝,像生化部隊的戰士,我不由得打了個寒戰。又悄悄地來到門診大廳,擠滿了嘈雜的人群。門診室裏,姐姐正在診斷一撥又一撥的病人,她根本無暇擡頭觀望我的存在。我悄悄地退出去,不由得又打了幾個寒戰,這該有多少病毒漂浮在她的身邊啊!

非常時期,很多醫院病人多,醫生少,醫院不可能不收治病人!醫生也不可能不管病人!醫生就只能連軸轉。

姐姐、姐夫也在忙著他們的病人。侄女在武漢,臘月二十六就放春假了。他們沒有時間開車去接,讓女兒自己坐火車回來。侄女一方面買不到票,一方面也生爸媽的氣,完全不關心自己,就不怕自己坐火車人多,感染了?不回去,就一個人在武漢呆著過年算了!侄女的賭氣,做父母的無暇顧及,倒是做姨父的心疼了!老公知道這幾天新增病例太多,去武漢是個很危險的事情,但孩子的父母在前線拼命,把一個小丫頭丟在武漢過年,怎麽也于心不忍吧!老公在臘月二十八,毫不猶豫地開上車,載著我,去武漢接回侄女。孩子說,她以後嫁人,就要嫁像姨夫這樣關心細致勇敢的人!

因爲深入了解了醫生的辛苦和忙碌,我想替他們分擔些什麽!

因爲親眼目睹了醫生的緊張和危險,我想替他們保障些什麽!

因爲切身感受了醫生的無懼和無私,我想替他們奉獻些什麽!

我加入到了湖北省创业教育精英——武汉软件工程职业学院创业学院院长高泽金建立的 “抗疫情民间行动”社群。这个社群里的骨干,很多来自他牵头建立的“湖北省双创教育工作者联盟”群,有武汉体育学院的张媛老师、武汉软件工程职业学院的周敏老师、陈力老师、肖涌老师等、长江职业学院的李蓓蓓、蒋文娟、还有一大批创业者、甚至广东、江苏的一些志愿者们。

大家每天忙得像陀螺:建立医护人员协助群,协调车辆送医护上下班;捐款买物资,组织学生创业团队捐赠;接洽大型企业、社会团体、基金会、名人名家、海外人士等社会力量捐赠;筛选海量信息,沟通捐赠、受捐双方,整理需求信息;办理慈善总会证明、订舱、清关等手续,联系物流服务医院运输物资;救助新冠病人入院;报名当志愿者搬运物资…… 受他影响,我捐款3500元,为医院购买急缺物资;我筛选信息,多方联系,牵线搭桥,为医院联系捐赠;我参与力所能及的救助活动,相帮于危难。

有一個救助活動,想來還是有些驚心動魄。臘月二十九,一對小夫妻網上求助。兩人是新武漢人,武漢急需的專業人才。一個是醫生,半月後就將修完産假披挂上陣;一個是工程師,在中國制造最具代表性的某單位工作。二人自診疑似,本該隔離。住不上院,也不能住院,一個3歲的寶寶、一個3個月的寶寶處于極度風險之中。急需家人從長春來漢照顧孩子,小夫妻才能自行隔離,但家人無法落地武漢。

其時,武漢剛剛“封城”,一切特殊情況都沒有處理的通道。爲了救助這樣的一家子,大年三十,在高院長的組織策劃下,我和愛心人士積極參入,幫助完成了一場生死時速,一次長春——鄭州——大悟——孝感——武漢的接力。在武漢市封堵橋隧,市內交通阻斷;孝感市宣布24時封城,所有漢孝通道被或官方、或民間焊死、挖斷、堆土的情況下,想辦法、出主意,不斷調整方案,與時間賽跑。24點整,接孩子姑姑的車輛終于通過關卡,消息傳來,所有人瞬間淚崩。

贈人玫瑰,手留余香。一次次看到通過自己的努力,讓別人度過難關的過程中,我收獲的是感動、心安。

但也有自己無法掌控的痛苦與無奈。疫情來得如此迅猛,病人急劇增加,醫療防護用品嚴重不足,尤其是縣市鄉鎮、邊遠地區更是缺乏。應城市人民醫院也發出了接受社會捐贈的公告。我在各個救助群篩選信息,聯系捐贈:

聯系王浩老師對接的阿拉善基金會,答應捐贈口罩5萬個,貨源沒能保證;

聯系孝感義工聯優秀畢業生丁建喜,發口罩1萬個到應城,物資下落不明;

聯系優秀畢業生董文海的長江商學院校友捐贈防護服2千件,被搶光;

聯系優秀畢業生董文海的長江商學院校友定向捐贈外科口罩2萬個,被湖北省紅十字會接管,正在等待分配中;

聯系高澤金院長對接的北京值得買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捐贈醫用手術口罩5千個,趕工生産中。

物資一直沒有到位,我深感羞愧,把捐贈醫院的聯系電話改成了我個人的,繼續尋找,繼續等待,我害怕放空炮。

醫護人員冒死救護病人,很多近乎裸奔,缺乏合規的N95口罩,缺乏防護服,缺乏護目鏡……

看著醫護人員爲了節省防護服,穿上6個小時不敢吃喝,不敢上廁所,以免更換“浪費”,這衣服的成本太貴了;

看著醫護人員用垃圾袋自制防護衣,用塑料薄膜蒙臉做護目鏡,用衛生巾自制口罩;

看著視頻中醫護人員的同伴被感染倒下,他們爆發的錐心痛哭;

我的心一次又一次地震痛了!

我甯願自己掏錢買一些去贈送給他們,但拿著錢也買不到醫用物資。和多個藥店聯系,防護用品均不達標,只能民用,不能醫用。

疫情還在繼續,我沒法置身事外。我在想我的任務及貢獻不僅僅是呆在家裏不外出,過“豬”一般的生活吧?我還應該盡己所能,履行一些社會責任!多打電話關心一些就業創業的學生,多聯系一些朋友、校友資源,投身抵抗疫情的戰鬥。我希望自己戰果累累,多想給姐姐、多想給你一只N95的口罩,阻斷病毒,讓最可愛的人與時間賽跑,從死神手中搶過一條條生命啊!

我們渺小,但我們應盡力偉大!

  • 友情链接 :
  • 中華人民共和國教育部
  • 中國高等教育學生信息
  • 中國高職高專教育網
  • 湖北省教育廳
  • 湖北教育信息網
  • 湖北招生信息網
  • 湖北省人事信息網